首页 >> 读中国美篇

北京k拾计划: 第412章 鬼面家世,最后一味配方 加更,钻钻3400~~~谢谢亲们的支持~

【文学楼】欢迎您牢记域名:,方便下次阅读小说《》最新章节...鬼面定定的站在那里,满眼惊骇之色。

“王……王妃,您怎么知道凉月的?”苏白桐抬眼望向他,眸光慵懒,“坐下说话。

”鬼面急于想要知道答案,可是突然想起眼前这位王妃的性。 只得顺从的坐下来。 “你先告诉我凉月是何人?”苏白桐问。

鬼面收拢心神,“她乃是属下的舍妹。

”苏白桐抬眸,“你有个妹妹?”“同父异母。

”鬼面解释道,顿了顿他这才大致将家世说与苏白桐听。 苏白桐这还是第一次听鬼面说起他自己的事情,以前她看到鬼面的脸时就曾猜测他定然有一个不堪回的过往,现在听了也不觉得意外。 鬼面的父亲本是江湖中人,家族经营着一处山庄,原本一家人也算和睦,不想飞来横祸,一晚山庄遭不明袭击。

家族中虽不乏高手,但却于一夜之间被血洗一空,所有人都死于非命,他是被家族中人压在身下才在尸堆里捡回一条命。

这么多年来,他一直都在寻找着当初血洗山庄的凶手。 苏白桐听完鬼面所言,若有所思。 “这么说,今天无痕尾随的那个女孩……是你的妹妹?”“极有可能。 ”鬼面道。 “她所用的招式乃是我们冷氏一族特有的,不过她后来不知又经了什么人指点,改用了双剑,所以那一日我没有一下认出她来。

”鬼面又将那日在城外山庄失手之事说了,末了道,“那五万两银就是被她拿了去……全都是属下无能……”苏白桐摆了摆手,“银的事先不提,你再说说今天无痕都做了什么。 ”“他只是跟着小月。

”鬼面道,似乎就连他也觉得有些不解,“并没有做什么。 只是一直尾随她到了客栈。 ”“他现你了吗?”“应该没有。

”鬼面沉吟道,“属下没敢靠的太近。

”苏白桐陷入了沉默。 无痕以前跟随在她身后的种种,还有国师、嫦昭以及她母亲的身影交替浮现在她的脑海里。 “鬼面,你继母是个什么样的人?”鬼面被苏白桐突然转变的话题弄的愣住了。 “继母她……我知道的并不很清楚,我只知道她是被我父亲救回来的,当时几乎快要死掉,后来竟被我父亲救活了,后来我父亲就把她留在山庄,再后来他们就成了亲,第二年就生下了凉月。 ”“你继母平日可有什么反常的举动?”鬼面想了想,“她很少出庄,好像在躲什么人,就是庄上来了客人她也极少出面,父亲也很照顾她……”苏白桐一手撑住额角,出无声的叹息。 “也许,我知道是谁杀了你的家人。

”鬼面全身一震。 可不置信的盯着她,“王妃,您真的知道?”“虽然只是猜测,不过有七分的把握。 ”苏白桐闭了闭眼睛。

“是……是谁……”鬼面的声音里带着一丝难以压抑的颤抖。 “我可以告诉你,不过你要先答应我一件事。 ”鬼面危襟正坐,“王妃请讲,只要属下能做到。 ”“你不可擅自出手。 ”苏白桐睁开眼睛,“那个人不是你能应付的,他也是我们的敌人,所以……你切不可为了私怨对其出手。 ”“那个人是……”“国师。

”短短的两个字,骇人面具后的那双眼睛里的狂怒犹如天翻地覆似的弥散开来,烈火熊熊。

燎原而起。 “为什么?”相对而言,鬼面的语气还是极其冷静的。

苏白桐犹豫了一瞬,“此事现在我还不能确定。

不过十有八九与你继母有关。 ”鬼面一语不的坐在那里,周身沉静,但那隐隐迸出的杀意就连坐在对面的苏白桐都能感觉得到。

那种阴冷的感觉就像让人坠入冰窖似的,入骨深寒。

土肠庄血。

“事情总有真相大白的一日,你这么多年都等了,也不差再等些时候。 ”苏白桐安抚道,“等我将事情弄清之时,定会告诉你,到时我们有仇报仇,有怨报怨。

”“属下明白。 ”鬼面隐住眼底犀利迫人,起身告辞。

苏白桐独自坐在那里,脑里乱纷纷的。

从表面上看,事情太过复杂,但若深入了细想,其实寻根同源,全都起于森浴一族的女身上。 苏白桐也不知自己坐了多久,等她抬头看向窗外时才现天色已晚。 叫了慧香进来,“王爷回来了吗?”“还没呢。 ”慧香道,“已经很晚了,要不要摆饭?”“不用了。

”苏白桐一点胃口也没有,使用过离魂香后,脑袋都是昏沉沉的,她起身披了件大氅,推门走了出去。

小香狸不知从哪里窜了出来,凑到她腿边蹭着。

苏白桐俯身将它抱了起来,“又重了不少。 ”她摸了摸小香狸的脑袋,“再过几年我就要抱不动你了。

”小香狸却不管她怎么说,一个劲的用脑袋去蹭她的身。

苏白桐抱着小香狸去了书楼。

凌宵天没有回来,府里便没人会打搅她。

她寻了纸笔,将脑里记着的长生方的配言又抄写了几遍,然后都放在火盆里烧了。

这方她不敢留下笔墨,所以只能记在脑里,每隔一段时间就要抄写几遍,以防止忘记。 方里的几味配方她托付楚墨帮着寻找过,就连奇珍阁都很难凑齐,想来国师那边定也是寻的很艰难。 而且国师手里的方还是个错的,就算他真的凑齐了配方也没法配出真正的长生丹来。

不过就算是难寻,多寻几年也还是有希望凑得齐的,可是这方除了一味女的阴阳眼甚为难寻外,还有另一味方却是她从没见过的。

就是在“森浴”之书上,她也没有见到过实图,看着那最后一味配方,她有几分无奈。

若有可能,她要将这最难寻的一味配方毁去,这样的话国师便是得到了阴阳眼也没有法把药炼成。

她看了看那张纸,将其丢进了火盆里。 在最后的那一味配方上,写着三个大字:画骨香。

随着火焰的升腾,那三个字渐渐的化为了灰烬。

标签:读中国美篇,日本苇名悬,益阳技工培训